翻頁   夜間
奇快中文網 > 我在三國搞點事 > 第109章 太難了......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奇快中文網] http://www.317852.buzz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三言兩語輕松解決斥候問題,看得三將都有些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吳匡沉默一會兒后,忍不住贊道:“主公用計如神,輕輕松松便瓦解了這些斥候心志,令屬下嘆為觀止......”

    張遼和高順聞言,也一副贊同的神色。

    何瑾的神色就很奇怪了,好生盯著吳匡看了一會兒,才收起目光嘀咕道:“以前覺得挺猛惡耿直的一壯漢,怎么半年時間不到,都學會拍馬屁了?......”

    聲音很小,可架不住吳匡離得近啊。

    頓時,吳匡的一張老臉就紅了,憋著委屈道:“主公,屬下還在這兒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哦哦......”何瑾就一下醒悟過來。隨即撩額挺胸,負手而立,一套動作行云流水,好似剛才不是他說話一樣。

    接著,又淡然道:“沒什么,略施小計而已。主要問題不是那些斥候,而是你們要從現在開始,端正態度,領會精神?!?br/>
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,要好好琢磨下演技,帶領手下們裝得像一些。別還沒開仗,就先亂了布局......”

    “喏!”優秀的三人,聽到軍令既下,當即領命躬身而退。

    隨后,百無聊賴的何瑾走向堂中央,一張用布幔遮擋的方桌前。緩緩撤下布幔,便露出上面大型沙盤模擬圖。

    上次在賈詡家里看到這個時代地圖時,他內心其實是崩潰的。

    那張屏風地圖很潦草,簡單得簡直令人發指,僅僅勾勒了一個大致的地形圖樣。雒陽那里畫個圈圈,長安再畫個圈圈,連重要的關隘都沒標注。

    一條‘幾’字形的粗線就代表著黃河,周圍的山最多畫個三角,剩下的全靠腦補。

    回到府上后,何瑾便喊來了馬鈞,兩人關起門來開始制作這沙盤模擬圖。

    感謝便宜老爹是后漢朝的大將軍,府中留有不少各州郡的軍事地圖,再加上何瑾所剩不多的地理知識,才勉強完工。

    眼前這沙盤模擬圖,已用膠泥、水銀、綠漆將司隸一帶的山川地貌,盡數比例還原出來。并且各個關隘的地方,還密密麻麻插滿了各色的旗子,以及放置代表著雙方兵力的兵俑。

    如此逼真壯麗的地圖,單單只是看著,就有種俯瞰天下的感覺。并且想象力十分豐富的話,還會很有代入感。

    比如此時何瑾就覺地圖上,莫名透露出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息。當目光投向河內一帶,看那里插著的赭色旗幟和放置的兵俑,不由蹙眉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上午的時候,自軍斥候也陸續傳來消息:北線聯軍那里,袁紹帶來了一萬五千兵馬,屯駐在河內郡。

    河內太守王匡那里,則有四千多兵馬,屯駐于河陽津。

    西河太守崔鈞也響應討董,但他治下早已被白波軍攻占,只攜親信逃了出來。兵馬最多有五六百人,在關東諸侯中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剩下就是冀州牧韓馥坐鎮鄴城,負責轉運糧草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歷史上好像后來還有西園軍副司馬張楊,以及匈奴單于於夫羅,也響應了此番討董?!焙舞貞浿?,拿起了兩枚旗子。但想了想后,卻沒有插在黃河北岸。

    “張楊這家伙本也是便宜老爹的下屬,老爹謀誅宦官時,派他去回老家并州募兵。但與張遼回到了雒陽不同,他在回雒陽的路上被山賊所阻?!?br/>
    “后來老爹被殺,董胖進京,張楊這支軍隊就成一支沒有根據的游軍,靠著抄掠郡縣為生。適逢群雄起兵,窮困之際才投靠了袁紹?!?br/>
    扔了代表張楊的旗子,又捏著另一枚代表著於夫羅的旗子,不屑道:“於夫羅情況和張楊有些類似?!?br/>
    “他本是南匈奴單于之子,受朝廷派遣帶部落兵協助平定幽州叛亂,后其父被部眾所殺,南匈奴另立單于,於夫羅的軍隊就此成為了流寇,也是四處搶掠?!?br/>
    “可他的運氣似乎還沒張楊好,根本沒搶到什么東西,落魄潦倒才投靠了袁紹。后來聯軍被董卓打垮,這家伙還又想投靠董胖......”

    同樣扔了於夫羅的旗子,何瑾便繼續自言自語道:“這兩支部隊別說目前還未投靠袁紹,即便投靠了也是一種投機行為,根本不會盡全力賣命?!?br/>
    說完又望向代表著袁紹的旗子,不由笑了起來:“其實袁紹這家伙的兵馬,也有不少水分。一萬五千人看似不少,但其中一萬卻是韓馥的部下?!?br/>
    “而說起這個韓馥跟袁紹的關系,好戲就來了.......”一想到這里,他簡直想不樂都不行。

    韓馥是袁氏一門的故吏,袁氏對于韓馥的仕進,是有提攜之恩的。

    當初袁紹密謀討董的時候,讓朝中的周毖、伍瓊等死黨,推薦韓馥出任冀州牧,就是為了方便自己起兵。

    可有意思的轉折就來了——韓馥到任后,竟然翻臉不認帳了!

    畢竟憑運氣撿來的冀州,憑啥讓袁紹瞎去禍禍?而且任由袁紹做大的話,必然會威脅他在冀州的統治。

    于是,當袁紹要起兵討董的時候,韓馥便派人牢牢看住了袁紹......

    要不是東線的聯軍那里發起了檄文,韓馥懼怕天下士人都先對付他的話,群雄討董的計劃恐怕就胎死腹中了。

    “因為這件事兒,袁紹跟韓馥必然是有梁子的。故而韓馥雖然派給了袁紹一萬兵馬,卻將指揮權交給了他的從事趙浮和程奐,袁紹能不能調動得住,恐怕還是一說呢?!?br/>
    說著就在河內郡又插了兩支旗子,代表趙浮和程奐。同時將代表著袁紹一萬五千兵馬都兵俑,分撥了一萬到兩人那里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袁紹真心能指揮的人馬,只有麾下的五千人,以及他那個跟屁蟲王匡的四千人?!?br/>
    分析到這里,何瑾心中就更加有譜兒了,道:“怪不得,歷史上一個聲東擊西的計策,就輕易擊敗了袁紹?!?br/>
    “因為......”他此時代入了一下袁紹的角色,看著身旁一堆兵馬、實則沒幾個聽自己話的境況,而且糧草還需韓馥的供應,再也忍不住吃吃笑了起來:“袁紹這個家伙,實在太難了??!”

    反觀董卓這里,雖然也無法集中優勢兵力進攻河內。但孟津那里,賈詡統御著一萬兵馬,自己這里也有五千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,兩人在此番戰役中,目標是一致的。只要等計略已成,對面放松警惕后,立馬就可以發動一場突然襲擊!

    想到這里,何瑾當時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大踏步走出大帳,看著校場上站崗的士卒,吆喝道:“喂,站那么精神干啥,要會演戲,演戲懂不懂?”

    說著就將人家的長矛撥歪,還讓人家蹲著臥著,做出一副懶洋洋的模樣。

    隨后又看到那些步伐整齊、目光堅毅的巡邏衛士,再度上去指手畫腳:“哎哎,別這么整齊,要散漫一些,散漫會不會?......不對,你們都回去,大冷天巡什么邏呀?!?br/>
    禍禍完站崗和巡邏的后,他又跑到要去刺探敵情的斥候那里。

    沒等到他開口,那些斥候便慌忙言道:“都尉,吳司馬已吩咐過了,讓我們隨便探探就行。萬不可拿出真本事,暴露了我軍實力......”

    誰知何瑾就怒了,道:“放屁,你們可是斥候,一定要膽大心細,將對岸的地形都探查清楚。還有袁紹那里的扎營布置一類,有可能的話,也要仔細探上一探?!?br/>
    “喏!......”這對斥候來說,也沒問題。

    但隨后何瑾又反悔了,弱弱地道:“呃......吳司馬的命令其實也對。你們就既要刺探清楚敵情,也要表現出我軍的無能散漫,懂嗎?”

    斥候們一下就錯亂了,望著何瑾痛苦不已:“都尉,這太難了......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欢乐捕鱼下载